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善恶一念间 作者:aviva2005
善恶一念间 作者:aviva2005

善恶一念
  「就是她!」A市最高档写字楼大堂外的绿化带里,一个戴墨镜的男人故意
低沉着嗓子对同样坐在绿化带隐蔽处的两个人说道。
  望过去,只一瞬间,憨娃的眼就直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双腿,一双修长、圆
润、性感,从打开的出租车车门里缓缓伸出的女子的美腿,美腿上裹着一层黑色
的真丝薄袜,晶莹雪白的大腿,依稀可见。
  憨娃心里徒地一颤,失声叫了起来:「哇噻,好美的腿!」按憨娃自己的理
论,美丽的女人都应该有一双美丽的腿,否则,就是对美的亵渎。
  现在憨娃的理论再一次得到了论证。
  开启的出租车门就像慢镜头特写,美腿过后是包臀裙紧裹的丰满美臀,接着
便是柔软无骨的细腰和有着诱人弧度的饱满丰盈胸脯,然后是如水般泻在肩上的
长发和清秀漂亮的脸蛋,一看就是一个典雅高贵,而充满知性成熟气质的女白领。
  美腿上了人行道,优雅的向写字楼大堂走去。
  憨娃的目光追随着,他目测了一下,女白领的身高大约一米六五,大腿和小
腿是那幺地匀称而又合符比例。憨娃骤然间有点意乱情迷起来。他还发现,女子
走路的姿势也很优美,如玉树临风一般。
  「嘿嘿,果然看着就像个文化人,……之前看头像照片一副文静贤淑的大家
闺秀的样子,没想到真人身材这火爆,操,咋长的?……」绿化带里的瘦猴的眼
都瞪直了。
  「身材这苗条,奶子却又这大这鼓这圆!皮肤又白又嫩!还有那大长腿真他
妈长!这火辣身材配上这典雅、知性美的脸蛋,啧啧……,干起来应该另有一番
味道。」瘦猴几乎流着口水,直勾勾的望着女白领远去的身影喃喃着,「……你
说她27了?都有娃儿了?名牌大学的硕士?这有学问啊!……生过娃儿的女人
我干过几个,像她这样身材好的还真少见!你还知道她啥情况……」
  「操,憨娃,这人啥时走的?」瘦猴自言自语说了半天,才发现那个戴大墨
镜的男人已经悄然消失了,「憨娃,剩下的交给你,把她行踪盯好了……」
  憨娃可没瘦猴那多想法,憨娃只关心完成盯梢,那个墨镜男人掏给老大的1
万定金里面自己应该能分自己多少呢?
  但,但,这漂亮女白领……,憨娃似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
但却一点想不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憨娃一直在烈日下守候在写字楼大厅门口处,小心追踪着那
个漂亮女白领的上下班路线。
  为何盯梢她,憨娃这几天也从瘦猴嘴里听到了些缘由。女白领的父亲在F市
正在竞选副市长,他的竞争对手托人想让老大他们从女白领身上搞点火爆题材借
此来打垮她的父亲。至于怎幺个火爆法,老大没说,但收下了人家定金。
  盯了几天,憨娃终于想起这似曾相识的女白领是谁了!
  那还是四年多前的事了,天生一脸憨厚朴实的憨娃第一次来到A市,竟然被
一个陌生的漂亮女子信任,让他当起了一回英雄救美。
  那个陌生的漂亮女子就是憨娃现在盯梢这个女白领!
  那天,憨娃偶然从国贸坐上了晚班车公交,车上早已成了人肉堆砌的空间,
所以尽管空调开的很低,但是各种各样的汗味还是充满了整个车厢人的鼻孔,薄
薄的衣衫根本不能隔绝肌肤的挤压,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女孩子们,平日里在高大
上的写字楼里享受着办公室的空调,优雅而高贵,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而现在,
被拥挤的人群挤扁了乳房,挤扁了翘臀,连女孩的自尊都被挤扁了扔在地上,让
人狠狠地践踏。
  突然,憨娃的后背被人紧紧地贴着,虽然不能回头,但是隔着后背的还有一
层硬硬的胸罩后面的两团柔软的触觉,还是顺着后背传到前心,让人一阵血气上
冲。
  憨娃不敢动也不敢回头。
  随着车辆的颠簸,后背的那两团柔软更随着上下,就如一次次醉心的按摩。
  不一会,竟然有一只手扶上了憨娃的肩,另一只手揽住了憨娃的腰。
  憨娃惊悸地回首——
  一刹那间,两人的目光遽然相遇。
  那是一张因惊惧而生动的脸,脸上是因惊惧而生出的心头撞鹿的殷红,是因
惊惶而无所依偎的胆怯。
  见憨娃看着她,她的眼里浸起一丝羞涩,那是一张极其精致漂亮的脸,也许
因为要回家,洗却了工作中的疲累,不施一抹粉黛,在车里顶灯的照耀下,显得
柔和而别致,唇红齿白。
  她一定是哪家公司的高级白领,憨娃猜想着。
  眼前有如此美女可以欣赏,而且还不住地向憨娃使眼色,见憨娃没反应,她
索性附在憨娃的耳朵一边用只有憨娃能够听到的话说:「能不能让我站到你的面
前去?」说完,不等憨娃同意,她已经沿着憨娃的身体挤到了憨娃的面前,在车
子颠簸的那一刻,双手环住了憨娃的腰。她的乳房被憨娃的胸膛压得有些变型,
那种软绵绵而又香艳的刺激让憨娃不由蠢蠢欲动。
  「你抱着我。」她向憨娃说。
  「你?我?」憨娃刚要作声——
  「别说话!」她连忙制止了憨娃。
  憨娃一手拉着拉手的高处,用一只手拥着她的腰。简直就像是一对亲密的情
人在温存一般。一瞬间,她的身体痉挛了一下,身体也微微颤抖了。她随即伏在
憨娃的怀里。
  「他们摸我!」她又是蚊嘤的声音。
  「哦!」
  「别回头!我怕!」她又制止憨娃回头去看背后的那个人。
  奇怪,她怎幺怕别人骚扰她而不怕我呢?难道她知道偶是动眼不动手的色匠?
  憨娃禁不住联想。
  两人亲密的姿式让憨娃有种软玉温香抱满怀的感觉。
  又一波人挤上末班车,本来她的腰腿正贴在憨娃的两腿之间,人群的压力一
挤,就像是在刺激憨娃那不安分的下体。裤裆里高高耸起的部位顶在了她的小腹
处,那种坚硬热烈的冲撞再纯情的女孩也会明白是怎幺回事了。她的脸顿时腾起
了一片红晕。
  憨娃顿时紧张起来,努力控制阴茎不要继续勃起,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屁
股尽可能朝后面拱,和她避免下面紧密接触。
  她的眼光里立即充满了感激。
  车到通州,人下去了不少,憨娃手疾眼快,抢到了一个靠近车门的空座位,
连忙拉着她坐在座位上。
  「你就站在我的身边,他们还没有下去!」她细声说。
  又过了两站,憨娃腰下车了,漂亮的女孩竟然和憨娃一起下了车。竟然走到
憨娃的身边,环住了憨娃的左手臂。
  「你住在这里?」憨娃问道。
  「我不是,」漂亮女孩说道,「我在等车的时候,就被那三个男人盯上了,
而且还和我一起上了车,站在我的后面,吓死我了,而且,而且,他们还在车上
……」漂亮女孩的脸红了。
  「我看你就是个好人,所以,所以,所以,我才会站到你面前的……」漂亮
女孩儿回头看了看后面,松开了憨娃的手臂,「我先到超市去一下,等会让男友
来接我,谢谢你,再见!你是一个好人!我走了!」
  转了一个弯,漂亮女孩儿迅速消失在人流中。
  憨娃有些失落,原以为得到了这样的一场艳遇呢,不过刚到这个大都市,竟
然就被一个陌生的漂亮女孩信任,这让自己当起了一回英雄救美。
  被陌生的漂亮异性信任,这让憨娃一直很自豪。
  进城四年多,自己身上还有多少曾经的憨厚?连憨娃自己说不清。
  现在,每天偷偷跟着女白领,如果被女白领发现,她还会认出自己曾经是4
年前那个被她在公交车上信任的陌生人吗?
  几天后,当憨娃把女白领的习惯行踪告诉瘦猴后,拿着瘦猴给的几百辛苦费。
  想着女白领那张白净漂亮的脸和飘在两颊的长发,心中不知为什幺竟然有一
丝的遗撼和后悔。
  后面会发生什幺?没人会告诉憨娃,也轮不到憨娃这种小角色搀和老大的事。
  直到一周后……
  「憨娃,赶紧过来,开车送力哥去趟医院!快点!」晚上,憨娃被瘦猴电话
催了过来。
  憨娃急忙赶到力哥在城郊区租住的平房小院。
  刚推开院门进来,就听见了从屋子里飘出的一种或轻或重的呻吟声!憨娃对
这种呻吟太熟悉了:这是女人被男人干时才发出的呻吟!
  听到这声音,憨娃脑海里马上就映出一副女人赤条条的在床上被力哥粗鲁地
玩弄的画面。
  憨娃猛的抛了一下头,将画面从脑海里抹去。看来,不知道力哥又把哪个女
人带上了床,操!不会是那个漂亮女白领吧?不可能,他们不会有这大胆子!
  走到门口,已经可以清晰听到像是两团泥土的碰撞声音,很有规律性的撞击,
女人的呻吟声,男人的淫笑声和并不结实的木床发出的「吱吱呀呀」的叫唤声。
  进到屋里,一个浑身一丝不挂年轻女子斜仰在单人床上,身体白的耀眼,最
触目惊心的是她丰满高耸的乳房上一颗乳头竟然被人咬去,紫红色的血凝固在乳
房,犹如包子上涂满了蕃茄酱!
  看的憨娃心里一激灵。女人奶头连心,被生生咬下来得多疼!
  年轻女子的头无力地垂着,凌乱乌黑的头发盖住了她的脸,丰满高耸的乳房
随着瘦猴的动作前后波动着,身体白的耀眼,双腿修长笔直、纤细的柳腰、宽大
的胯部,虽然看不见脸,但从高耸的胸脯和油黑茂密的阴毛可以看出,这是一个
成熟的女人。
  年轻女子像个娇艳的女鬼,被干得前仰后合。嘴里高一声低一声的娇喘呻吟
着,两条修长雪白的优美长腿搭在瘦猴肩上乱颤,十根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指紧
紧揪着床单。
  瘦猴扛着年轻女子的两条大腿,胯下粗大的肉棒插在年轻女子的阴道里,
「扑哧扑哧」地快速抽插着,两只手则在年轻女子丰满雪白、极富弹性的大腿上
不停的抚摩、揉搓、拧掐着,看着自己黑红色的大肉棒在年轻女子的阴道里不停
进出,瘦猴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刺激感,嘴里不停发出满意的哼哼声。
  力哥赤条条的,正龇牙咧嘴的缩在沙发上,拿着冰袋捂着自己肉棒,明显肉
棒软塌塌的,根部一圈淤血红肿。
  屋子里还有一个憨娃不认识的刀疤脸男的,也是赤条条的,胯下的阴茎异常
的粗壮,两颗鸭蛋大的睾丸长长地坠在下面,仿佛在告诉它里面装满了男性特有
的液体。阴茎上面湿漉漉的,一些粗黑的阴毛被黏黏的贴在阴茎上。
  刀疤脸正拿着手机围着床从不同角度拍着瘦猴干那年轻女子的镜头。
  想着年轻女子被这些健壮的男性生殖器折磨,憨娃的心不由的有点同情。
  「老大,你咋啦?」憨娃第一时间毕恭毕敬和老大打招呼。平时憨娃都是和
瘦猴混的,还不够级别和老大混。
  「妈的,操这娘儿们时被她把老子鸡巴折断了,操……」力哥狠狠的骂着,
「老子今天饶不了这娘儿们!」「这女的是谁啊?这烈……」憨娃向瘦猴问道。
  「嘿嘿,自己看!」瘦猴说着抓住年轻女子的头发往上一拉,现出一张熟悉
的清秀美丽的脸,竟然是憨娃这几天一直盯梢的美女――女白领!
  看得出来,女白领已经饱受力哥他们折磨,神情恍惚,美丽的脸上写满被凌
辱、被摧残的凋谢与伤败,幽幽失神散精的眼睛睁得老大老大,充满了痛苦,屈
辱、悲哀、无助……
  憨娃想过无数种瘦猴他们可能羞辱女白领的方法,万万没想到瘦猴他们竟然
做的如此过分!竟然是强奸!还是轮奸!竟然咬掉了女白领一个乳头!!
  女白领显然也认出了憨娃,那个四年多前在公交车她依靠过的陌生人!
  女白领之前心理上已经接受了被轮奸和咬下乳头的屈辱,已经放弃了反抗。
  而现在面对曾经信任的人,女白领眼中又闪出了希望光芒。
  女白领停止了呻吟,开始扭动着身体反抗着,两条修长滑腻的腿顿时向空中
乱蹬乱踢起来。
  「啪啪!」两个大耳光扇在女白领白嫩的脸蛋上。女白领的目光有些迟滞了,
暂时停止了挣扎,显然是被打得人迷糊了起来。
  「操!你个臊屄的,又来臊劲了不是?!找打啊!」瘦猴用卑鄙的方式羞辱
女白领,「刀疤哥,最后交给你了!先捆起来吧!」
  「瞧好吧!」刀疤脸将女白领翻了过来,将女白领两个白嫩胳膊狠狠反扭到
后背,拿过准备好的绳子。
  女白领努力地想与刀疤脸抗衡,但在先前一连串的凌辱与折磨下,她显然已
经虚弱了许多,抵挡了一阵便败下阵去,被刀疤脸用绳子把手臂反捆在背后。
  捆绑完毕,刀疤脸又翻过女白领身子,然后将肉棒狠狠地插入她的下身,嘴
里还嘟囔着:「真可惜了,最后再尝尝辣妈味道!」
  床上响起一阵阵「噗嗤、噗嗤」插入声和女白领痛苦呻吟声音,女白领白嫩
的身体一上一下地被刀疤脸有节奏地操弄,两只丰满雪白的乳房在胸前一荡一荡
地。
  「猴哥,这女的咋搞来的……」憨娃向一边休息的瘦猴小心问着。
  「嘿,这点小事还难得到老大啊?」瘦猴显然不忌讳怎幺搞来的女白领,
「还多亏了你摸清这女的出行规律,今天老大我们在那绿化带堵住她了!」
  憨娃此刻有些后悔盯梢了。
  女白领也似乎听到瘦猴的话,痛苦地偏过头,憨娃觉得她那一双无助怨恨的
大眼睛正盯着自己,憨娃感到无地自容,赶紧深深地低下了头。
  「……这女的果然像你说的那样,出了地铁,从绿化带那抄近路回小区,老
大当即截住这女的去路……」瘦猴得意的讲述着过程,「……还是老大霸气,直
接二话不说,扬手就给了那个女的两耳光,当下就把这个女的打傻了,连嘴都角
都打出血来了。」
  「……老大上前一把掐住这女的脖子,破口大骂,' 你个不要脸的贱货,背
着我偷情偷到这里来了,让我这顿好找,给我回家去!' 这女的被老大掐着脖子
朝路边拖,彻底吓懵了。我和刀疤哥把车开到路边,把车门打开。老大抱起这女
的就丢到车里,并且迅速关上了车门。老大才骂骂咧咧上了副驾驶座,把车一溜
烟地开走。路人还以为那个女的躲出家偷情,被老公找到押回去了呢……」
  「只是没想到这女的太烈,老大插进去了还拼命折腾,把老大弄伤了……」
  「妈的,瘦猴,你别他妈墨迹了,赶紧去医院了……」老大不耐烦瘦猴和憨
娃说太多。
  「不好意思,老大。憨娃,赶紧带老大去医院!」瘦猴吩咐到,「我先去里
屋准备一下……」
  「老大,这女人过会儿就会放了吧?」憨娃扶着老大朝门口慢慢走。
  「操,这次没想到折腾大了,奶头都割了,妈的,如果放这女的肯定出去要
报警了!」力哥眼里冒出了凶光,「妈的,这女的差点废了老子,瘦猴他们会处
理掉这女的……你小子嘴给老子严实点!」
  憨娃吓得浑身一颤,憨娃知道老大的狠,明白处理掉是啥意思,以前听瘦猴
一次喝醉后说过一件事,老大以前的一个女人出轨,被老大失手打死后,直接肢
解后,浇筑到施工的混凝土里了……
  憨娃不敢想象老大他们也会这样处置女白领。
  憨娃心存幻想着,扶着老大朝门口慢慢走。憨娃隐约听到身后传来了女白领
「救我……」的痛苦呻吟。
  憨娃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女白领,只见刀疤脸已经捏住女白领仅剩的一个
猩红色的奶头,向上提扯着,一把大剪刀伸向那仅存的乳头……
  憨娃立刻明白自己的担忧成真了,老大他们果然要处理掉女白领。
  「噗」的一声轻响,那颗如宝石般的乳头已经和大奶子分离,捏在了刀疤脸
的手里。一道殷红的血迹像蚯蚓一样从白白的大奶子顶端爬了下来。
  等憨娃明白过来时,挺着一对光秃秃血糊糊的大奶子的女白领那痛苦的惨叫
已经响起来。
  憨娃身里的血一下热起来,猛的一推老大到地上,老大促不防一下撞在桌子
的边角上,痛得大起来。憨娃接着冲上去一脚蹬在刀疤脸的小腹,刀疤脸猝不及
防,一下连退数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快跑!」憨娃一把扯起女白领,朝她大喊一声。
  女白领顾不得乳房上的剧痛,从床上跳起来,下意识地向大门跑去。
  「拦住她!」肉棒受伤的老大一时爬不起来,连忙大声喊着。
  刀疤脸挣扎地爬起来就去追女白领,结果被憨娃挡住了去路。
  「操!去死吧!」刀疤脸手上的大剪刀狠狠全部插进憨娃的肚子。
  憨娃立刻一手捂着伤口倒下了,但另一只手死死扯住刀疤脸的脚。
  女白领披头散发向院子大门跑去,因为手臂还反捆在背后,女白领跑起来无
法很好掌握平衡,踉踉跄跄几次险些摔倒,修长白皙的两条大腿明晃晃地晃动着,
两只没有乳头的光秃秃的大奶子随着身体的起伏而撩人地剧烈地甩动着,丰腴性
感的大屁股撅着左右甩摆着……
  「操!坏了!」光着身子的瘦猴冲出屋子时,女白领已经跌跌撞撞跑到了大
门口。
  憨娃的眼睛慢慢闭上前,看到最后一幕是女白领光着身子跑到街上,大声呼
救,应该安全了。
  只为那份曾经被陌生异性的信任。


友情链接:
百站百胜: